由中国老龄协会主办、中国老龄产业协会承办的“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讨会”1日在北京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蒋正华,全国老龄委副主任、民政部部长、全国老龄办主任李立国等出席研讨会。

  研讨会共分为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公共服务及社会发展等四个单元,20余名专家、学者围绕中国人口老龄化态势、人口老龄化与家庭结构及代际关系、人口老龄化与经济可持续发展、人口老龄化与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战略问题等方面进行了探讨。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司委副主任委员辜胜阻说,应对老龄化要科学界定家庭、政府、市场和社会四者的边界,家庭是基础,首先是应该强调第一支柱应该是家庭,家庭做不了的,政府补充,然后要*市场。

  辜胜阻说,首先政府要设计制度,提供制度供给。这次人大常委会《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修订,就是在制度设计,特别是大家关注的长期护理制度,中国有那么多需要长期护理的老年人,要通过立法来推动政府在制度的设计和制度的供给方面加以完善,这是政府非常重要的责任。所以,要通过建立老年人的社会保障制度等,实现制度化养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着名的经济学家蔡昉认为,中国面对“未富先老”的特征,不适宜推行延迟退休年龄。

  他指出,挖掘老年人力资源的潜力,保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一是保持可持续增长、提高养老保险制度参与率,比节约养老金支出更重要。二是退休制度不要一刀切,应该实行弹性的制度,充分利用一部分高技能、高素质人员的人力资本存量,但是,也要保护那些受教育不够的普通劳动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分析室主任李军认为,人口老龄化增加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人口老龄化是重大经济问题,应及早从国家经济战略层面展开应对。

  他指出,老年人口增加只是增加老年人口的消费,老年人口多了,老年人消费这一块增加。同时的效应是劳动力的人数减少,也就是说,同时的效应是减少劳动力人口的消费。人口当中消费是增加还是减少,这个是不一定的,所以取决于经济当中一些具体的条件。总体上看,如果老年人口的支付能力不及劳动人口的支付能力,那么人口老龄化主要表现为不利于提高总体消费水平的。

  与会专家认为,人口老龄化将对中国发展带来诸多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挑战,但从长远看挑战之中也蕴藏着许多新的发展机遇。国家应及早以积极的心态和理性的制度实施积极老龄化战略,从物质、精神、制度、体制机制等方面做好应对人口老龄化高峰的战略准备,着力推进老龄战略对策、老龄服务、老年经济供养、老年健康支持、老年宜居环境、老龄工作体制等“六大体系”建设。(完)